梦枕寒山归来晚

丁门刑侦档案3

“恩。。。头疼。。。”丁叁捂着脑袋躺在警局的沙发上,丁青正在给他做检查,这死小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心里这么想着下手也更重了些
“疼。。。轻点~”s丁叁攀上丁青的胳膊,撒娇地说,“原来你还知道疼,我以为你永远不长教训呢!”丁青挨着他坐了下来,丁叁看着丁青气恼的表情,心里顿时感觉委屈“还不是丁冷总是没时间。。。我还想和他杀个你死我活呢!”
“他有工作啊,大少爷!我们都是很忙的!”丁青无奈地说,感觉自己的脾气真是变的太好了,按照以前早一巴掌拍过去了
“工作和兄弟哪个重要?”
“工作!”
“丁叁!”丁枕大力推门进来,一把抓起躺在床上的丁叁,“臭小子活腻了是吧,酒驾不说昨天该你出勤你tm也没去!”
“怎么连你也说我!”丁叁愤怒地挣脱丁枕“昨天老子生日,我最大!”,愤愤地看着随后从门后进来的丁梓“你和大师姐说的?”
“。。。反正大师姐早晚知道啊。”丁梓尴尬地看着丁叁,一时间房间一片静谧,四处无声
“对了,大师姐,昨天的案子有线索了么?”丁青疑惑地看着丁枕
“我过来技术科找丁冷师弟的,希望让他重新做一次尸检,毕竟别家的人我不放心”
丁门中只有丁冷一个人学了法医,每天都忙的要死,还好这人是个工作狂看起来很享受这个工作,一把手术刀玩的神乎其神
。。。。。。。。。分割线
“死者尸斑能全部压退,羊皮纸样斑形成,角膜高度混浊,巩膜黑斑出现,口腔粘膜以及结合膜自溶,看来死后经过时间是24小时。”丁冷淡定地拿手术刀,切开殷澄的腹腔,一一取出死者的心脏等器官。。
“呕。。。”丁叁实在看不下去默默退出了尸检室,奔向卫生间,本来丁叁跟来是找丁冷兴师问罪,结果刚进门就看到那一幕……
“早告诉他不要跟来的,先是丁梓师妹这次是丁叁。。。话说大师姐你没事吗?”丁冷埋怨地看着面无表情地丁枕,然后认真端详手里的肺,“这个殷澄警官看起来烟瘾很重啊,肺都黑了。”
“快点。。”丁枕面色有点苍白,正在忍耐着什么
“奇怪。。。现在是春季,腐败绿斑按理说死后24小时就会形成,为什么没有,还有,殷澄竟然有发汗反应!”丁冷一脸震惊地看着尸体
“你的意思是?”
“大师姐你是在哪里发现死者的?我觉得那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真正的案发现场应该是一个很冷的地方。而且死者死前应该被注射过肾上腺素或者阿拖品。”丁冷拖着下巴若有所思“果然很奇怪……”
“哈哈,丁梓,刚才你还笑我,这次轮到自己了吧~”丁叁斜靠在卫生间门边,一脸幸灾乐祸,然而丁梓只是无力地看了他一眼。
“哎呀。。我错了嘛,不要这么看着我,告诉大师姐你的事也没办法。”丁叁尴尬地笑了笑,随机揽起脱力地丁梓往李sir办公室走去,拿出手机“青青师妹~我是最爱你的丁叁师兄啊…等等别挂,大师姐这边麻烦挺多,你也过来吧,还有别忘了买几杯热饮~”
丁叁坐在办公室左右无聊,丁梓被大师姐叫走了,丁青还在来的路上,无聊,翻看起手边的记录本,忽然一张照片映入眼前,照片上的人戴着金丝眼镜,眼神淡漠,嘴角微微勾起一股寒意,令丁叁震惊的是照片旁边的字是“犯罪嫌疑人沈炼?!。。。这怎么可能。”看着照片中的人和自己印象中人影重合,刚刚丁冷说死者是24小时之前遇害,那个时候这个沈炼应该和自己在一起才对。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