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枕寒山归来晚

丁门刑侦档案2

    今天公主道的赛车比赛,本来约好丁冷一起去,结果这家伙又加班放我鸽子,工作狂人……明明今天是我生日的我是老大,和大家说好比赛赛车,结果丁冷这混蛋落跑害害的我被被其他车手耻笑,那帮菜鸡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只有丁冷能和我一战,卧槽,丁叁心里默默骂了句脏话。唯一的安慰就是自己的师妹兼女友的侦查组小辣椒丁青大美女和自己来了,让自己找回一点面子!
生闷气的丁叁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赛车,撇嘴一下,既然如此,今天我就开放手一搏,让这些菜鸡开开眼什么叫大神!喝了一罐啤酒,丁叁马力全开。
“那个,丁叁师兄刚才是喝酒了么?”丁梓小声低估了一句
“那又怎么了”丁青语气不善
“那他是酒驾吧……”丁临接了一句
“是又如何?”
“不会出什么事吧……?”
“放心死不了:→_→→_→毕竟千年王八万年龟,祸害遗千年!”
果然是亲媳妇……众人无语,不知道丁叁有没有打喷嚏
   周身一片寂静漆黑,只有马达轰鸣的声音和路灯的光影,开在平稳的路面上,在速度达到一定高度才会有的快感,丁叁扯开了嘴角。

处理完公司事物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裴纶拿上自己的公文包离开了大楼。夜间的风很凉爽,让他疲惫了一天的身心都轻松不少。
开着车路过一条小路时,一个人突然闯到马路中央,裴纶反应迅速,一脚踩下刹车,汽车生生停在了那人身前,只轻轻碰了那人一下,那人便倒了下去。碰瓷?这是裴纶的第一反应,他连忙下车跑到那人面前,那人闭着眼睛躺在路上,身上是一股刺鼻的酒精味,裴纶忍不住皱了皱鼻子。轻轻扶起那人,借着车灯,他看清了那人的样貌,是个很俊朗的青年,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几岁。
“这位先生,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青年迷迷糊糊地抓住裴纶的手,睁开了眼睛 。完了,看来今天早早回家休息彻底没戏了。
“丁青……青青么么哒……丁冷个混蛋竟然敢放大爷鸽子!”青年嘟囔着,语气软软的。
裴纶忍俊不禁,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那么晚遇到也算是缘分,不如就好人做到底送送他,而且是自己差点撞到他。“你告诉我怎么去,我载你。”
青年笑起来,露出一口小白牙,“好啊,好啊………”
把青年轻轻地放在副座位上又给他系上了安全带,青年傻乎乎地笑起来,像个小孩一样。
“你告诉我,怎么回家?”汤少发动车子,侧头看向青年。
“唔……xxxx号……他,今晚要加班的……”青年说着声音低了下去,“本来,他说要和我赛车的……但是他加班……加班……还是丁青小师妹好,知道陪着我!”说着,他竟然有些委屈。
裴纶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知道了,xxx号是吧,我送你去。”
启动车子向目的地驶去,青年坐在副座位上迷迷糊糊地絮叨了一路,把自己姓甚名谁都告诉了裴纶,裴纶忍不住扬起嘴角,“你这是失恋了?”
“我才没有!……我有女朋友的,可是个大美女的!”丁叁气呼呼地摇了摇头,模样跟受了委屈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裴纶看了看他的样子,可爱的样子让他情不自禁咧开了嘴。
“你,是好人,你叫什么名字'?”丁叁一手撑在车门上,笑意盈盈地看着汤少。
“裴纶。”这是给自己发了好人卡?
丁叁闻言笑起来,眼睛弯成两道月牙,汤少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啊…你的名字好逊啊……”
汤少无奈地抽了抽嘴角,“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样很没礼貌吗?”
“有啊……大师姐也这么说……”
“那你不改改吗?”
“不……改……”
汤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还说自己已经长大了,明明就是个臭脾气的小孩子。
很快xxx号大楼就出现在眼前,汤少把车停下,看向丁叁,那家伙已经快要睡着了。裴纶轻轻晃了晃他的肩膀,丁叁的眼皮颤了颤,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是……哪里?”
“xxx号啊,你家到了。”裴纶拍拍他的肩膀,“要不要我扶你进去?”
丁叁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你……裴纶……”他迷迷糊糊地打开车门,向裴纶挥了挥手,“下次,下次见面我教你开车……”丁叁说着回过头来,冲着裴纶又笑了起来。
裴纶轻笑起来,“有机会再说吧,你自己小心点。”
丁叁又冲着他挥了挥手,晃晃悠悠地走进医院。裴纶活动了一下肩膀,今天的自己真是太不寻常了,竟然把一个醉酒的小朋友送到医院,裴纶苦笑些摇了摇头,看来今晚能睡个好觉,累死个人了。。。。明天要多几碗李记拉面!

评论

热度(1)